關於部落格
日復一日 活著 經歷 感受
  • 222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草食男女

草食男女
98/12/1 
 

 撰文/Career職場情報誌總編輯  臧聲遠

 一份調查發現,大陸年輕人最嚮往成為一個大企業家,台灣年輕人最大 夢想則是開一家小吃店,人生格局與企圖心判若雲泥。跟台灣年輕人同樣生長於富裕年代、性格特質有如孿生的日本年輕人,也出現所謂「草食創業家」的現象,他們無意追求企業成長與市場佔有率,創業純粹只是為了滿足自我樂趣,以及掌握人生的自主性,不用再聽命受制於老闆;在創業項目選擇上也「捨遠求近」,根本不關心「將來全球市場有多大」之類的問題,而以身邊週遭一些細小的、有趣的商機為滿足。台、日兩國青年看待創業的態度,和他們看待工作的態度如出一轍。

(這點很同意,真的是滿足自我至上~連續劇和電影有的也這麼演)


 日本現在很流行探討「草食男vs.肉食女」的問題,意指年輕男性有如草食動物,個性變得陰柔化,普遍胸無大志、不想扛起經濟責任,對於事業與愛情都消極以對;但年輕女性不論工作、愛情或性,都比過去更積極、企圖心更強烈,儼然成為肉食動物。用這組觀念來看台 灣青年世代,不論男或女,都是草食動物居多吧!特質包括:
 (1)討厭競爭,與其經過廝殺成為No. One(第一名),他們寧可當Only One(做獨一無二的自己,不用跟別人比)。

  (2)資源稀少與匱乏,才需要爭搶,激發進取的動力。
台灣青年世代生長在豐裕的環境,一切得來太容易,不需要費力爭取,也不懂得珍惜。不像他們的前輩,在 家吃飯要跟兄弟姐妹搶著吃、升學要搶著過窄門、出門搭車要搶位子、教室課桌椅不夠也要搶……,生活中無處不是你爭我奪。年輕世代在低度競爭、無須打拚就 「現成可得」的環境下,當然不利於培養aggressive(侵略性∕積極進取)的精神。

 (3)「親子共同體」現象:從報名兒童才藝班、到準備高中大學的多元入學,父母深度介入子女從小到大的學習歷程,凡事都有父母插手安排,使年輕世代對自我生涯規劃普遍很被動、甚至抱著無所謂或無為的態度,彷彿這是父母的事。而成年子女賴家當寄生族,子女不以為恥,父母竟也體諒包容,青年世代有退路與靠山可恃,誰還想當一個力拚生路的過河卒子?

(自己決定人生路好為難,都要和父母討論再決定,不像西方國家可以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過從國高中到大學都是我自己決定居多,父母反而比較放任我,但仍是愛猶豫死性不改:p)

 
(4)把「自我實現」放在第一位,生平無大志,也不想扛責任,人生只求快樂就好,從求學、工作到創業,都呈現高度的逸樂傾向。

 
 然而別忘了,生存與安全需求沒滿足之前,別奢談自我實現的需求。縱使你想當一隻與世無爭的草食動物,但在全球競爭的戰場上,那些虎視眈眈的肉食動物,肯袖手讓你活下去嗎?

(很現實的結尾,所以才要充實再充電;我覺得還沒發生的事先想好不見得不好,或許悲觀了點,但是現在的努力說不定是以後人生經驗的基石;不想將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景氣回升了,大學畢業生起薪降回四年前水準,省著點還是可以過活~有些人不挑工作,同樣薪水慢慢調;看到同學上研究所很替她開心也很羨慕,學生時光剩最後七個月,寒假要該完成的就好好拼吧!)



這篇是回應,覺得不錯也貼了~她描述的咖啡館與生活態度很喜歡

 

韓良露:開咖啡館賺生活
                      
【聯合報╱韓良露】2009.11.26

  開獨立咖啡館或許賺不了大錢(但連鎖咖啡館卻可以發展成跨國企業),然而為什麼全世界仍有不少人夢想要開個小咖啡館呢?因為,人們想的不只是賺錢,而是賺到一種生活。

  開獨立咖啡館是一種生活態度,絕不像企業家郭台銘先生所說的島國思維,世界上有兩種島,一種島是浮島,這樣的島和整個大陸沒有牽連,世界上也有的生意,除了賺錢外,和社會、人生並無太多的關連。但還有另一種與大陸連在一起的島嶼,夢想開咖啡館的人,都以為他們的工作可以提供其他做夢的人一個美學、思想、藝術、政治開放的空間,他們的咖啡館也許只是城市裡的小小島,卻是和整個社會文化聯結的島嶼。


郭台銘‧
布拉格聯合咖啡館

  郭台銘先生的企業做的很大,也許忙到在世界各國飛來飛去時,都沒時間在那些國際城市裡的獨立咖啡館小坐片刻,因此他也許也不會知道他擁有古堡的捷克首都布拉格的「聯合」咖啡館曾經是布拉格人多麼重要的思想基地,提供好幾個世代的人們用詩、小說、冷笑話去對抗各種形式的極權。

  開咖啡館也絕非住在島國的人才會有的思維,世界上最早、最蓬勃發展的咖啡館文化都在歐洲大陸而非島國,不管是巴黎的「花神」、「兩個蒙古人」,或是維也納的 「哈維卡」、「中央」,羅馬的「希臘人」、柏林的「狂想」,都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咖啡館的主人並不想把咖啡館經營成連鎖企業大生意,他們只想提供一個讓作家、畫家、舞者、哲學家、音樂家、演員以及普通市民都可以高談闊論、靜坐沉思的家,他們的小生意既不汙染環境也不掏空金融,不要以為這些賺錢較少的生意人對社會、民生的貢獻一定小過大企業家,像巴黎的花神咖啡廳對觀光客的吸引力,並不小過重金打造的艾菲爾鐵塔。

  開咖啡館也並非年輕人專屬的夢想,許多中老年人也有同樣的夢想,只是年輕人比較敢做夢,也比較願意把夢想說出來。我認識一些實踐了他們的夢想的各個年齡層的咖啡館主人,也許是個只擁有十幾個位子的小咖啡館的中年主人,賺的錢足夠養活自己,他在努力做好咖啡達人的同時,還可以組團玩樂器。另外兩個年輕的碩士畢 業生,拒絕去當上班族,她們開的咖啡館還提供年輕人免費展覽的空間,她們也有心情繼續作畫,目前還有空上課學習做木工家具。

  開咖啡館是少數可以結合生活興趣的工作,也許不見得非是一生一世的工作,但村上春樹如果不是先開了十幾年的爵士咖啡酒館,恐怕日後很難成為寫挪威森林的人,如果許多城市裡沒有願意開小咖啡館的人,那個城市不管再有錢,都只是一個內心空虛的城市。


周夢蝶‧
黃春明明星咖啡館

  我的香港、上海朋友,從藝術家、學者到企業家等等,來到台北,最驚嘆的就是台北的小咖啡館文化,從明星咖啡館成為小說家黃春明、詩人周夢蝶等等的工作室到現今城南新一代年輕知識分子聚集的小咖啡館,在這些地方,最能看見台灣的文化、創意與民主、獨立的生活態度。

  中國大陸也許這幾年經濟大躍進,但如果大陸各城市不能開出夠多有文化的小咖啡館,沒有人會說那裡會是生活的好地方,因為那裡的人或許還只懂得賺錢,而不懂賺生活。

(作者為南村落總監、生活美食家)

2009/11/26 聯合報】

本篇文章來源:http://blog.career.com.tw/managing/re_content.aspx?rm_id=88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