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日復一日 活著 經歷 感受
  • 222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商業週刊-封面故事

我的海角七號》螺絲釘也會變星星
本篇文章摘自: 商業周刊第 1088 期
作者:王茜穎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海角七號」裡的失意警察、老郵差、喪志主唱、小米酒業務員、修車行黑手和單親小學生,在故鄉共譜夢想。(攝影●果子電影提供)
 
相關報導
我的海角七號
專訪周星馳》只要心中那團火還在 就不會苦
九把刀立志超越金庸:被嘲笑的夢想 才有價值
。一個愛上公園的小鎮醫檢師、一個扛起十六個孩子養育責任的舉重教練、一個將人生的四分之三奉獻給台灣這塊土地的外國人,還有一位休假期去支援抓毒犯,卻被石頭砸死的警員。他們,是台灣的特例嗎?

從統計看來,他們好像是特例。

我們隨機研究了九月十日與九月十一日,四大報(《中國時報》、《聯合報》、《蘋果日報》、《自由時報》)的前三版要聞、焦點新聞版,想了解每天台灣人接觸到的負面新聞比率有多高?

統計顯示:這些重要版面,平均負面新聞的比率高達五六%;這數字是正面新聞的五倍。

台灣有這麼負面嗎?即使你不想看,每天新聞頭版都有壞消息等著你。政治貪腐、經濟迭創新低……,都是事實,但我們不禁追問:這是台灣的全貌嗎?真正的台灣是什麼面貌?

我們嘗試要找出答案。

在一堆負面新聞之外,各種版本「海角七號」正動容上演

首 先,著手資料蒐集。我們在許多地方——淹沒在一堆負面新聞中——找到了很多台灣近期的好消息:桃園三號新香米成功外銷荷蘭;根據IMD世界競爭力年報評 比,民國九十七年台灣專利生產力高居全球第二;美國IDEA設計獎,台灣業界贏得五個大獎,包括兩個銀獎及三個銅獎,追平我國業者歷年來最佳成績……。

還有國片「海角七號」,一個恆春小鎮的故事、一群小人物演員,加上首次執導的新手導演,居然拿下週末票房冠軍,打敗好萊塢大片「特務沙 龍」、「媽媽咪呀」。票房更打破國片十年來的紀錄,並在近五年的華語片排名第五,至今還有戲院在加映,大排長龍買票,有人跑了三次才買到。

有人一看再看,有人說:「滿場捧腹大笑,卻鼻子酸酸。」更有網友自動發起活動,要讓導演的投資回本……。
1
 
相關報導
我的海角七號
專訪周星馳》只要心中那團火還在 就不會苦
九把刀立志超越金庸:被嘲笑的夢想 才有價值
平凡中的奇蹟。一部電影,譜出台灣人的希望與寄託,形成全民話題。

導演魏德聖曾幫文建會拍過九二一災區的社區再造紀錄片,親身走到這些逐漸老化且遭逢巨大傷痛的地方,他看到最真實的一面,成為電影的伏筆。

電影裡,地方代表洪國榮望著美麗大海感嘆的說出:「這片海明明這麼漂亮,為什麼卻留不住這裡的年輕人呢?」甘草人物的憨直中,流露著對土地深切的感情。「台灣人很可愛。」魏德聖說。

「我最大的心願?就是把整個恆春放火燒掉,然後把所有年輕人,叫回自己家鄉,重新再造,自己做老闆,別出外當人家伙計。」——代表會主席洪國榮

知識份子、市井小民和億萬富翁都走入電影院,找到鼻酸和捧腹大笑的感動。票房屢創新高,逼近兩億元,上看「色戒」、網路上洗版的熱烈討論、部落格串聯,都顯示台灣人並不冷漠,甚至有人說:「海角七號」是一封給台灣的情書。

「政治、媒體上是醜陋的一面,」魏德聖說,「但一片土地會生長出什麼?是一片毒草,還是一片開著小花的芳草,看你播下什麼樣的種子。」「播好種,就會給大家希望。」

然而,走出電影院,真實台灣裡也有著不同版本的「海角七號」,故事更動容,譬如彰化的楊銘誠、台南的楊豐田、花蓮的彭蒙惠。他們都是在角落播種的人,即使在這烏煙瘴氣的時刻。

在汙濁又充滿生命的土地上,往內心找回價值,泥巴也能開出花

在魏德聖眼中,他們是再平凡不過的台灣人:「他們散布的是未來的種子。」「台灣這個地方本來就是這樣,又汙濁又充滿生命。你要從汙濁提煉出原始的純粹的話,就是要看見你的榮耀,看見你的驕傲,泥巴裡面就會開出一朵花。」

他們沒有特權,跟我們呼吸一樣的空氣,同樣遭受物價、景氣、負面消息的衝擊,但氣閑神定,擁有「以另一個角度看台灣」的智慧。生命有熱情,混世不慌。
2

相較之下,很多人被淹沒於景氣的低迷中,被深深的無力感抓住,不知道人生還剩下什麼。

四月底,「台灣人逐夢性格大調查」公布,調查顯示有六成一的台灣人是勇往直前型。負責調查的林口長庚精神科主治醫師蕭美君分析,台灣人有這麼強的行動力,但現在大環境不允許,痛苦就產生於這兩者間的「落差」,空有行動力,卻不知該往哪裡去,感覺離成功越來越遠。

人 心隨著大環境隨波逐流,卻無力改變大環境。根據台灣華人身心倍思特協會四月底公布的調查,國內超過五百萬成年人屬於廣泛性焦慮症高危險群,其中約一百萬人 患有高度廣泛性焦慮症。安眠明星藥物「使蒂諾斯」的成分「佐沛眠」,九十五年使用量一億一千萬顆,為九十二年的二.一七倍,相當於平均每人每年至少吃五顆 安眠藥。

「我們的眼睛變成灰色的,」蕭美君說。精神科的門診變多了,大家都跑來找醫生,但蕭美君說,「每個人的內心其實都有自我療癒(self-healing)的能力。」往你的內心尋找,你真正的價值會更清晰,你自己有能力把眼睛變回原來的透明顏色,你看的世界會不一樣。

然而,什麼是真正的價值?

夢想可以指引生命方向,讓小人物勇敢追求彩虹、實現自我

親子教育專家李偉文說,你的目標假如是兩年賺五百萬,就這樣而已嗎?你還要不斷問自己:「為什麼要這個?」問題的本質比這些欲望更深入。

很 可能這些遊戲規則與我們的核心本質貌合神離,但我們不斷與他人比較,失去自我,也失去對生活的控制,失去了力量。如果你肯一路追問到底,會發現你真正想要 的是快樂。那即使,今天的景氣讓你沒辦法賺到這個目標,但快樂是可以用不同的形式去獲得的。心若能安定,不管外界怎麼變動,都不會有所牴觸,「你會看到好 多的機會幫你達到。」他把那個核心價值,稱為「夢想」。
3

「夢想可以指引出一個方向,讓我們遭遇挫折或各種意外時,還可以滋生出不斷前進的勇氣,也不至於偏離我們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望。」李偉文說。生命有重心,情緒就不被負面氛圍所羈絆。

「我 喜歡彩虹,因為彩虹的意義真的很漂亮。你怎麼肯定未來一定會有彩虹?搞不好一個大太陽來把你燒掉,或是一陣雨把你熄掉,但是因為你有夢想,你覺得那個夢 想,那個彩虹,你總是要追逐。哪一天太陽跟雨可以同時並存的時候,就可以看到彩虹出現。」魏德聖在拍攝「海角七號」時,也以彩虹做為隱喻。

在「海角七號」電影裡的人物,「也許大家只看到(他們)墮落的那一面,壞脾氣的那一面,貪婪啦、色瞇瞇的啦、老頑固啦,每個人那一面小奸小壞,」魏德聖說,剝開這些小人物的外表後,原來他們這輩子都在追求一個上台的機會,也就是實現自我的機會。

蕭美君分析,現代社會把人都變成螺絲釘,所以,以為自己脫離了機器,什麼都做不到。而現在,螺絲釘的惡夢來臨,機器失靈了。但即使螺絲釘的內心也有屬於他的價值、他的夢想、他的一點點力量。有了方向,螺絲釘也能發揮改變的力量,成為黑夜裡的點點星光。

有一天,當星星滿天的時候,黑夜也會變成白晝。
4



找資料偶然看到的評論     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

我覺得寫得很好     下面是導演的話


我的海角七號
本篇文章摘自: 商業周刊第 1088 期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相關報導
我的海角七號》螺絲釘也會變星星
專訪周星馳》只要心中那團火還在 就不會苦
九把刀立志超越金庸:被嘲笑的夢想 才有價值
我電影中的人物,老的老、怪的怪。 有人看完電影講一句話,我非常喜歡, 他說「這部電影裡面沒有壞人。」 很多小奸小惡的人,他們單純的有個簡單的目標在做, 那就是台灣生命力的由來。 只要給一個人一個夢想就好,他就可以忍受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

我電影中的人物,老的老、怪的怪。
有人看完電影講一句話,我非常喜歡,
他說「這部電影裡面沒有壞人。」
很多小奸小惡的人,他們單純的有個簡單的目標在做,
那就是台灣生命力的由來。
只要給一個人一個夢想就好,他就可以忍受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

人總是會去追求一個虛幻。彩虹其實是虛幻的,會消失的,但值得你追求。
每天期待一件好事情發生,最小的期待,也是最小的夢,這就是最真實的台灣。
就像我,一個失業導演,萬萬沒想到,在國片最低迷、經濟最不景氣下,
拍出來的電影會創造出逼近兩億元的票房。

在真實台灣的不同角落,都有這樣的動容的人物與夢想,
譬如掃狗屎的「楊醫師」、看似黑道大哥的舉重教練、
在台灣生活近六十年的英語教母、出門抓毒犯卻被石頭砸死的吳警員……,
他們並不完美,但是活得很精彩!

電影「海角七號」導演 魏德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